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墨斋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奇怪的糖

奇怪的糖

佚名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包装盒上说得明明白白:本产品能让任何吃下去的人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你,拥有这颗糖就能拥有甜甜的恋爱哦~Ps:服用三个月后失效。我第一个想法是,要死死地瞒住,不能让我爸妈和他爸爸知道!不然惨的一定是我!!哥哥跟进房间,笑了笑:「不想让爸妈知道的话,就做我女朋友。」

主角:陈慕乔露   更新:2023-04-11 18:03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慕乔露的其他类型小说《奇怪的糖》,由网络作家“佚名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包装盒上说得明明白白:本产品能让任何吃下去的人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你,拥有这颗糖就能拥有甜甜的恋爱哦~Ps:服用三个月后失效。我第一个想法是,要死死地瞒住,不能让我爸妈和他爸爸知道!不然惨的一定是我!!哥哥跟进房间,笑了笑:「不想让爸妈知道的话,就做我女朋友。」

《奇怪的糖》精彩片段

第二天,我还在睡懒觉,正稀里糊涂地做梦,忽然感受到一道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。

我一睁开眼,发现是陈慕。

我一下子清醒了,连忙用被子裹紧自己,警惕地说:「你干吗进人家房间?」

「你没锁门。」

「我门锁坏了。」

陈慕眉峰微微上挑,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淦。

「……我今天就找人修好。」

「随你。」他居高临下地瞧着我,语气淡淡的,「起来吃午饭。」

紧接着,他又补充了一句:「爸妈今天不在家。」

闻言我心里一松,总算不用一直担心被他们看出什么了。

随即又产生一阵危机感。

爸妈不在,陈慕岂不是更加可以为所欲为了?

我爬起来,看着镜子里那张略显浮肿、额头还爆了一颗痘痘的自己。

陈慕是怎么对着我这个状态下的脸露出那种感兴趣的表情的?

洗漱的时候,我发现牙杯和牙刷被换了。

从以前的一黑一白,变成现在的一蓝一粉,连上面的卡通小人都是对应的一男一女。

我气冲冲地拿着牙杯走到陈慕面前:「你弄得这么明显,被爸妈发现怎么办?」

正在盛饭的陈慕侧头看了一眼:「他们只会觉得是兄妹款。」

「他们傻吗?」

「不然你以为我们的睡衣?」

我看了看他身上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,陷入沉默。

一个蓝格子,一个粉格子。

老妈为了省事,每次都是直接买的情侣睡衣。

够了。

午饭很丰盛,四菜一汤,色香味俱全。

陈慕系着围裙坐在我对面,他有段时间没剪头发了,刘海有些长,垂头的时候会遮住一些眉眼,衬得五官俊秀、温柔。

我突然之间很理解我爸妈。

陈慕什么都会,才智过人,长得帅,还很懂事。

要是我可能也会偏心……

吃饱喝足,我像个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,陈慕任劳任怨地把剩菜收拾起来去洗碗了。

突然觉得被他喜欢还挺好的。

我想到什么,给闺蜜发消息:那个糖吃下去,会有什么表现啊?

闺蜜:会变得心里眼里只有你,你放屁他可能都觉得可爱,一分钟见不到你就抓心挠肝;会变得很爱吃醋,见不得你跟异性要好,哪怕是平常很理性的人在你的事情上也会变得很幼稚。我表姐是这么跟我说的。

我:……你表姐告白成功了?

闺蜜:成功了!现在两个人超甜蜜的!

闺蜜:怎么样?你追到鹿樵了吗?

我:……还没。

我没敢把那颗糖被陈慕误食的事情告诉她。

依照她的描述,难道陈慕也会变成这样吗?

我有点儿想象无能。

休息过后,陈慕就拉着我背单词做试卷,看出我的心不在焉,他的语气变得严厉:「我花费时间给你补习,不是为了看你走神的。」

我有点儿想回嘴,但也知道他是为我好,自己不占理,摇摇头清空思绪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题上。



结果一张卷子做下来,分数惨不忍睹。

经过昨天,陈慕对我的水平差不多有了底,他把错的部分标出来,一道题一道题地给我讲解。

他的声音很好听,有种年轻、朗润的质感,我渐渐地沉浸其中。

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了,陈慕出去给我端了杯冰橙汁,我喝了一口,甜滋滋的又很清凉,一下子舒坦不少。

「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走走啊?」我期盼地问。

「等你把卷子做及格。」

那我得猴年马月才能出门?

我可怜巴巴地望着他:「我想去溜冰……」

陈慕拿出一张纸,毫不留情地说:「把刚才背的单词再默写一遍。」

「……」

检查检查再检查,还是错了两个。

陈慕一阵沉默。

我心生惭愧,刚想说点儿什么缓和气氛。

「还记得我昨天的话吗?」他微笑,「再错的话,就要兑现了。」

我一愣,耳朵烧了起来。

「你来还是我来?」

他语调轻慢。

总感觉让他来的话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我心一横,踮起脚朝着他的嘴唇亲了上去。

陈慕的脖子被我亲得微微后仰。

太用力了,我的嘴巴有点儿麻,但还是感受到了那抹柔软的触感。

一想到那是陈慕的嘴唇,我就头晕。

陈慕拉住我,面无表情地说,「你那是亲吗?你那是撞。」

他俯下身,轻轻地吮了一下我的唇:「这才是亲。」

我的头更晕了。

太罪恶了。

他怎么能亲我呢?

他怎么能呢?

我一把将他推开,往外走,嘟囔着说:「我不要学了。」

见了鬼了,爸妈这个时候也回来了,手里拎着一大袋子日用品。

为了掩饰情绪,我难得勤快地上前从他们手里接过东西。

陈慕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没说话。

我把日用品一样样地拿出来放在桌子上,刻意不看他,不知道父母有没有看出我们之间气氛怪怪的。

爸爸问我脸怎么红了?

我说是刚刚运动过,最近想减肥。

爸爸上下打量我:「那么瘦还减肥?」

陈慕无声地笑了。

看得我好气。



第二天,我还在睡懒觉,正稀里糊涂地做梦,忽然感受到一道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。

我一睁开眼,发现是陈慕。

我一下子清醒了,连忙用被子裹紧自己,警惕地说:「你干吗进人家房间?」

「你没锁门。」

「我门锁坏了。」

陈慕眉峰微微上挑,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淦。

「……我今天就找人修好。」

「随你。」他居高临下地瞧着我,语气淡淡的,「起来吃午饭。」

紧接着,他又补充了一句:「爸妈今天不在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