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墨斋小说网 > 美文同人 > 云鬓乱:惹上奸臣逃不掉

云鬓乱:惹上奸臣逃不掉

三尺锦书 著

美文同人连载

前世,柳云湘年轻守寡,为撑起风雨飘摇的靖安侯府,操劳大半生。满头华发的时候才发现,她的丈夫其实没死,一直躲在世外桃源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。婆婆、叔婶都知道,可为了逼她当年做马,独独瞒着她!到死,她都没有享过一天福!再次睁眼,柳云湘重生到嫁进靖安侯府的第三年。既然侯府对她不公,她便颠覆这一切,要背叛她的渣男付出代价!成为天下第一女商贾,权倾朝野!只是,上辈子那个把她当替身的奸臣严暮,怎么黏上来了?不是应该为了扶持白月光的儿子登基,甘愿牺牲吗?严暮:快休掉那个渣男,孩子必须上严家的族谱!柳云湘:......???

主角:柳云湘严暮   更新:2024-02-06 22:16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柳云湘严暮的美文同人小说《云鬓乱:惹上奸臣逃不掉》,由网络作家“三尺锦书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前世,柳云湘年轻守寡,为撑起风雨飘摇的靖安侯府,操劳大半生。满头华发的时候才发现,她的丈夫其实没死,一直躲在世外桃源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。婆婆、叔婶都知道,可为了逼她当年做马,独独瞒着她!到死,她都没有享过一天福!再次睁眼,柳云湘重生到嫁进靖安侯府的第三年。既然侯府对她不公,她便颠覆这一切,要背叛她的渣男付出代价!成为天下第一女商贾,权倾朝野!只是,上辈子那个把她当替身的奸臣严暮,怎么黏上来了?不是应该为了扶持白月光的儿子登基,甘愿牺牲吗?严暮:快休掉那个渣男,孩子必须上严家的族谱!柳云湘:......???

《云鬓乱:惹上奸臣逃不掉》精彩片段

    第1章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的身子怕要吃不消了,咱们还是在客栈歇一晚,明日再上山吧。”

    车厢里,瑾嬷嬷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主子,靖安侯府老夫人柳云湘。

    她刚过五十,本该雍容华贵,却一生操劳,比实际年龄更显老态,身子骨也越来越差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睁开眼,苍老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戾气:“今日就上山,咳咳......“

    “老夫人!”

    瑾嬷嬷忙扶住老夫人,见她竟吐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死前不见他一面,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柳云湘推开瑾嬷嬷,努力将上涌的血腥气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瑾嬷嬷没法,只得扶柳老夫人下车。

    她们舟车劳顿来到这里,但望石村在山里,这一段山路崎岖,尤其下过雨后,只能徒步上去。

    柳云湘腿脚不好,走这段山路十分吃力,刚走不远就直不起腰来了,可她却不肯停下,哪怕歇个片刻。

    她十六岁嫁给靖安侯府三公子谢子安,成亲当晚,还未圆房,夫君便急召出征了。这一走,不成想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年少守寡,侯府衰落,男人都死光了,上有老下有小,只能她撑起这个家。

    这一撑到如今,一辈子啊,恍恍惚惚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侯府位居八大世家之首,她也算对得起谢家列祖列宗,对得起亡夫了。本该颐养天年时,不想死了四十年的夫君,竟然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终于,走完了这段山路。

    再抬头,满山满坡的桃花,正是盛开的时候。一簇簇一丛丛,如云似锦,风吹过,粉色的花瓣如一场花雨。

    信上说:桃林曲径通幽,四方院落,满墙花树。

    那里便是他的家了。

    沿着青石路走,踩着厚厚的桃花瓣,闻着桃花香,仿若置身仙境一般。不想这盛京郊外,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柳云湘曾幻想过,待她年事高了,家中的事可以安心撒手后,便寻一处恬静之所来养老。

    可惜,她想了一辈子,梦了一辈子,却始终撒不开这手。

    前有一条小溪,潺潺溪水浮满了粉色的花瓣,美得让人恍惚。小溪搭着木桥,过了桥,便看到那四方院子了。

    如信上所说,墙上爬满了花藤,姹紫嫣红的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还是......”瑾嬷嬷满脸心疼。

    “已经到这儿了,我得去看看他啊。”柳云湘拍了拍瑾嬷嬷的手。

    她这人,年轻时性子沉稳坚韧,老了柔和慈善,一辈子活得坦荡。

    木门敞开着,柳云湘走到门前,看到一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给桃树剪枝,他穿着青衣短打,也有了白头发,但不多,身子也没有佝偻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要那一枝桃花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六七个孩童自屋里跑了出来,央着男人给他们剪桃花枝。

    这些孩子大的十来岁,小的两三岁,有男童有女童,皆是白白胖胖的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男人依着这个剪一枝,依着那个剪一枝,逗得孩子们开心的围着桃树转圈圈。

    “你啊,你就宠着他们吧,等把这桃花枝剪秃了,今年还结桃子吗?”这时从屋里出来一妇人,穿着云锦春衫,一头乌发,面色红润,笑吟吟的扶着男人从木梯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儿孙绕膝,天伦之乐。”男人笑道。

    待男人转过身,乃是一张陌生的脸,柳云湘好一会儿才从这张脸上看出些许熟悉来。

    “瑾烟,是他吗?”

    瑾嬷嬷叹了口气,“是三爷。”

    “那旁边的妇人便是他娘子了?”

    “顶多算是外室。”

    柳云湘苦笑,“他们怎么比我看着年轻好多。”

    瑾嬷嬷满心苦涩,“您啊,您撑起了偌大的侯府,操劳一生。他们呢,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,小日子过得悠哉。这怎么比,这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男人又剪了一枝桃花,细心地插到那女人发髻上。

    “丽娘,你还是这么美。”

    女人一把年纪了,听了这话,仍一脸娇羞。

    “对了,侯府来信说那位生病了,怕是时日无多,你不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男人握住女人的手,“你想我去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夫君去见别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不去了,我与她本就没什么情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揽着女人在桃花树下坐着,一群孩童围着他们嬉闹。

    回程的路上,瑾嬷嬷看老夫人一直闭着眼睛,实在担心的很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身子不好,咱们还是先在客栈休息两日吧?”

    瑾嬷嬷见老夫人不应,又问了一声,仍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她心下一慌,忙去探老夫人的鼻息,已经没了......

    “老夫人仙逝了!”



这一觉没敢睡太久,等她醒来,赫然见严暮坐在床沿儿,手里拿着一把黑金弯刀把玩。

她揉了揉眼睛,四下望着:“谨烟呢?”

“我让她去外面守着了。”

柳云湘皱眉,谨烟不会放下她一个人出去的,正要起身,那把黑金弯刀却架到她脖子上。

“你!”

严暮凤眼一眯,嘴角带笑,“你猜这刀刃上有没有毒?”

“什么……什么毒?”

“火蛇毒。”

柳云湘心下一哆嗦,他在怀疑她。当然只是怀疑,如果确定是她下毒的话,此刻她估计都进鬼门关了。

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不懂?”

柳云湘抬头,无辜的看着他,“你别这样,我害怕。”

他笑了一声,“我怎么觉得你最近的胆子变大了?”

说着,他眸光流转,黑金弯刀往下,慢慢移到柳云湘衣带处,轻轻一挑。

柳云湘忙要伸手捂着,被严暮抓住了,很用力的抓着,手骨都疼了。

“严暮……”她软软的喊了他一声,眼睛都红了。

严暮嘴角的笑更冷了,黑刀继续往下,又挑开了一条衣带。因为是春衫,只有一层,里面的内衣露了出来。

他眸光愈深,戏谑中带着几分狠。

柳云湘身体微微颤抖着,可她咬紧牙关,坚决不能承认。

这时外面有脚步声,而且越来越近。

柳云湘一下慌了,用力扯住严暮的衣袖,“严暮,怎么办?”

下一瞬,她被严暮搂住腰,在门推开时,藏到了帘子后面。那儿有个放花的花架,严暮将她放到上面,同时狠狠吻了她一下。

柳云湘紧张的攥紧他袖子,不敢发出一点声响。

“严大人,你在里面吗?”

这……这不是谢文晴的声音!

“呵,原来是你侄女。”严暮低低笑了一声。

柳云湘看到自己衣衫不整,又被严暮这狗东西搂在怀里,脸不由爆红。

“不能被她看到……”

“哦?”

“你不怕辱及官誉?”

“你觉得我怕?”

柳云湘咬牙,臭名昭彰的人当然不怕。

“严大人,我看到你进来了。”谢文晴进了里间。

柳云湘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再看严暮却笑的得意,似乎很期待被谢文晴撞破奸情。

谢文晴又喊了一声,他竟要回答,吓得柳云湘忙堵住了他的嘴。

情急之下,她用自己嘴堵得,随即后悔不已。

严暮一声笑噎在嗓子眼儿,而后托起柳云湘,深深吻着,手也顺着解开的衣衫探了进去。

谢文晴见屋里没人,失望的出去了。

而这边柳云湘被严暮欺负的狠了,突然一阵恶心上来,止不住干呕起来。

严暮忙放开她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难受……”说着,她就哭了。

“哪里难受?”

“哪里都难受,昨晚腰酸腿痛睡不好,你莫名其妙冲我发狠,我心里也难受。”越说越委屈,她小声哭了起来。

严暮眯眼,“你想用这招转移下毒的事?”

“什么下毒……我……呕……”

柳云湘是真没忍住,一下吐了出来,而且准确无误的吐到了严暮身上。

“你!”

“要怨就怨你自己,谁让你……让我怀孕的。”

柳云湘趁着严暮脸都青了,赶忙掩面痛哭:“我根本不知道下毒的事,你冤枉我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你那晚会受伤,怎么提前准备什么火蛇毒,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。”

“你不就是厌弃我,想杀了我,找什么破烂理由。”

严暮已经脱下外裳了,吩咐守在外面的江远去给他拿衣服了,此刻被柳云湘哭得脑仁疼。

“别哭了。”

“我都要死了,还不能哭会儿?”

“我不会杀你。”

“今天不会,那明天呢?你这般阴晴不定,也许哪天不高兴就杀了我,可怜我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,我怎么这么惨,呜呜……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